首页冰红茶三国时期的茶文化(三国时期的茶)

三国时期的茶文化(三国时期的茶)

时间2022-07-11 11:43:17发布admin分类冰红茶 评论0浏览116

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,中原地区陷入了长达数百年的分裂状态。政治权力的纷争、长期的战乱使人民流离失所,苦不堪言,但在客观上却促进了我国东西之间、南北之间在文化、习俗上的沟通、交流和深度融合。在这种大背景下,我国的茶文化也迅速发展,在中华大地上遍地开花。魏晋时期,我国的茶文化,又具有哪些特点呢?

首先,是茶的种植和消费区域的扩大

在《从王室专享的\"祭品\"到市场可购的\"商品\":秦汉茶文化概略》中提到,在秦汉时期,茶的种植区域,已经从巴蜀地区扩大到周边的汉中、湘鄂、滇黔地区。到了三国时期,茶已经是占据东南半壁江山的孙吴政权宫廷里的常规饮品。

韦曜字弘嗣,吴郡云阳人也……皓每飨宴,无不竟日,坐席无能否率以七升为限,虽不悉入口,皆浇灌取尽。曜素饮酒不过二升,初见礼异时,常为裁减,或密赐茶荈以当酒,至于宠衰,更见逼强,辄以为罪。——《三国志·吴书·韦曜传》

以上引文讲的是三国末期吴国宫廷的事。韦曜曾是吴末帝孙皓身边的大臣,才华横溢,为人刚正不阿。孙皓每次设宴,在座的人无论酒量大小,都被要求喝够七升才算完成任务。即使喝不到那么多,孙皓也会让人给他们把酒灌到七升。韦曜酒量一向不好,只有二升而已。当初他受到特殊礼遇时,孙皓常常给他减量,或者暗中赐给他茶水以代替酒。等到荣宠衰退,韦曜反而更被逼着喝酒,动不动就因为饮酒不足而获罪。后来,韦曜还是因为不能迎合孙皓的心意而被处死了。

这个故事便是现在饭桌上“以茶代酒”的来历。故事的主角虽然是酒,但显然,茶水在当时东吴的宫廷是很常规的饮品。孙皓时期,东吴的都城在建业,也就是今天的南京,距离茶的原产地四川已经有相当的距离了。

此外,我们知道,茶的生产和消费原本主要都在西南地区。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,种茶业在我国东部和南部可谓遍地开花。南朝的山谦之在《吴兴记》中说“乌程县西二十里,有温山,出御荈”,温山在湖州的郊区,湖州便在我国东部的浙江省;《桐君录》中曾说“西阳、武昌、庐江、晋陵出好茗”,分别说的是湖北黄冈、湖北武昌、安徽庐江和江苏武进都出产好茶

可见在这几百年间,茶的产区已经远远超出巴蜀,大有星火燎原之势了。但此时,好茶、贡茶的主产区,仍然集中在川蜀之地。

其次,饮茶之风在南、北士大夫当中迅速扩散

产区的扩大必然与消费需求的扩大相辅相成。通过(茶二链接)我们了解到,汉代时,饮茶习惯主要存在于茶的主产地所在的西南地区;北方的士大夫阶层虽然也喝茶,但毕竟是极少数。从三国开始一直到南北朝结束,随着人口的大规模迁移,大批北方的门阀氏族携家带口渡江避乱,使南方,尤其是江南地区得到大规模开发的同时,南方人也把“好饮茶”的习惯逐渐传递给这些南下的北方人。

南北朝时期人口迁徙示意图

《世说新语》中有一个故事颇能说明当时大部分北方人对饮茶“半生不熟”的尴尬境地。话说有一次,丞相王导在石头城(今南京市西北)招待一同随晋室东渡的美男子任瞻,因为以前就认识,所以王丞相对他很热情,像以往那样招待他,结果任瞻一落座就出洋相了。当仆人上茶以后,任瞻就问,这是茶还是茗?发觉别人表情异样,任瞻便立刻改口说,我问茶是冷的还是热的罢了。

王丞相请先度时贤共至石头迎之,犹作畴日相待,一见便觉有异。坐席竟,下饮,便问人云:“此为茶?为茗?”觉有异色,乃自申明云:“向问饮为热,为冷耳。”——《世说新语·纰漏》

相对于任瞻在宴席上闹的笑话,南北朝时期的其他文人士大夫们对茶可谓是情有独钟,有的甚至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。相传东晋名士王濛酷爱饮茶,常请朋友来家中同乐。但其实,并不是他邀请的所有人都喜欢喝茶,茶水刚入口时的那种苦涩,就足以令很多人“尝而生怯”了。但碍于面子,大家又不好不喝。

久而久之,朋友圈里只要听说谁要被王濛请去喝茶,大家便开玩笑说那个人又要遭“水厄”了。“水厄”也就此成为南方人常用来指代“喝茶”的戏语,以至于到后来,梁武帝之子萧正德投降北魏之后,权臣元义招待他时问“卿于水厄多少?”意思是你喝茶行吗?

后萧衍子西丰侯萧正德归降,时元义欲为之设茗,先问:\"卿於水厄多少?\"正德不晓义意,答曰:\"下官生於水乡,而立身以来,未遭阳侯之难。\"元义与举坐之客皆笑焉。——《洛阳伽蓝记·卷三》

元义知道萧是南方人,所以特意用“水厄”这个词套近乎,结果萧正德回答,我虽然生长在水乡,但并没有遭过水灾,引得四座哄堂大笑。可见,在魏晋南北朝时期,饮茶已经成为无论南北待客的必须品,而且在文人士大夫当中也成了势不可挡的新风尚了。

最后,“以茶养廉”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特有现象

众所周知,魏晋时期,政治动荡,民生凋敝。但在豪族贵胄之家,却奢靡成风,甚至以斗富为美。晋武帝时期,散骑常侍石崇和晋武帝的舅父王恺在洛阳城里炫富攀比的事,在当时更是人尽皆知,传为笑柄。一直到今天,石崇在依然是“富豪”的代名词。

在这种背景下,一些有识之士认为茶虽然生于烂石、砾壤之上,却不失其解毒提神的效力,和清淡朴素的风骨,因此提出“以茶养廉”,倡导清俭、朴素的作风,希望回归汉代那种清明的社会风气。一时间,许多豪门大户竞相推广,以茶代酒之风迅速扩散。

《晋书》和《茶经》都提到过东晋的吴兴太守陆纳以茶代酒的故事。陆纳很小的时候,他的父辈就崇尚节俭。他在吴兴担任太守时,也是以清廉著称。有一次,大将军谢安到府上拜访,陆纳以茶水、点心等招待之。结果他的侄子陆俶却以为叔叔大意了,怕怠慢了客人,便自作主张准备了一桌酒席请谢安享用。

客人走后,满心欢喜以为叔叔会夸自己会办事的陆俶,却被叔叔派人杖责四十大板,并怒斥道,你不给家门增光添彩也就罢了,怎么偏偏还这般奢侈,真是玷辱了我一贯的家风!

陆纳为吴兴太守,时卫将军谢安尝欲诣纳,纳兄子俶怪纳无所备,不敢问之,乃私蓄十数人馔。安既至,纳所设惟茶果而已。俶遂陈盛馔,珍羞必具。及安去,纳杖俶四十,云:\"汝既不能光益叔父,奈何秽吾素业!\"——《太平御览·饮食部》

魏晋名士尚清谈,宴饮之间,难免以酒水助兴,人们熟知的“竹林七贤”几乎都是好酒之人。但随着清谈风气向一般文人阶层的发展,茶就逐渐取代酒成了助兴的佳品,一是一般文人毕竟经济条件有限,也少有人能够终日豪饮;二是酒后容易失德,发生一些难以预料的言行,而茶则不但人人皆可畅饮,还能能使人保持头脑清醒,思路清晰,有助于在论辩时占得先机。

清谈风气向一般文人阶层的扩散,使得以茶代酒的范围迅速扩大;同时,又与上层贵族对“以茶养廉”的提倡相合流,竟然使茶饮在很短时期内就成为整个社会“上下通吃”的新宠,乃至连刚进入中国不久的佛教和在佛教进入之后正式成立的道教,也对这种清淡、醒脑的饮品“情有独钟”。

综上所述,在魏晋南北朝时期,不但茶树的种植区域有了极大得扩展,饮茶的人群也从南方人扩展到了北方人,从皇室贵族扩展到了一般的文人士大夫阶层乃至宗教人士,茶水不但是朝廷用来提倡清廉作风的首选,也是很多场合中取酒而代之的佳品。在这一时期,茶在继续发挥药用、解渴功能的同时,其文化和社会功能似乎比酒更显出后发之势。在接下来的隋唐时期,我国的茶文化,马上就要爆发了。

参考阅读:《中国茶文化》

ZBLOG版权声明:以上内容作者已申请原创保护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侵权必究!授权事宜、对本内容有异议或投诉,敬请联系网站管理员,我们将尽快回复您,谢谢合作!

文化三国时期战争与茶文化时期
梧州出名的茶(梧州茶文化展示中心) 祁门的文化遗产

游客 回复需填写必要信息